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网站首页 企业简介 新闻中心 市场营销 安全生产 技术创新 管理创新 循环经济 企业文化 企业荣誉 人力资源 联系我们 English
企业简介
  石横特钢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石横特钢”)地处山东省泰安市肥城市境内,是一个集焦化、炼铁、炼钢、轧钢、发电、机械制造、民间资本、钢铁物流于一体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综合经济实力连续多年跨入中国企业500强、中国企业集团纳税500强之列。
  近年来,石横特钢积极调结构转方式,不断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企业取得了长足进步。尤其是2008年以来,石横特钢紧抓“三条生命线”,即产品适应市场的能力、企业盈利能力和创新能力,把转型升级、结构调整、循环经济、节能减排等作为科学发展的主旋律,走出了一条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以技术创新为支撑,以资源节约型、环保友好型为重点,以产品结构调整和打造知名品牌为目标的科学发展之路,吨钢利润、吨钢税金始终居同行业前三名。
  石横特钢以“做盈利企业、做健康企业、做长寿企业”为企业纲领,以“不讲借口、争创一流”为企业精神,以“差异化+精细化”为企业战略,以“管理=控制+消缺+活力”为管理模式,坚持“以人为本、共创共赢”的核心价值观,不断满足员工的五项需求,即安全需求、薪酬需求、劳动条件需求、尊重需求、人生价值追求,以突出的业绩和卓越的贡献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肯定。全国人大代表、董事长张武宗被国家发改委评为“2016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并受到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亲切接见;石横特钢先后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再就业先进企业”荣誉称号,被山东省委省政府及各级社会组织授予“山东省和谐劳动关系优秀企业”、“山东省节能先进企业”、“山东省循环经济示范企业”、“山东省用户满意企业”、“山东省优秀创新企业”、“山东省富民兴鲁劳动奖状”、 “山东省履行社会责任示范企业”、“山东省最具幸福感企业”等荣誉称号。
联系我们
石横特钢集团有限公司
地    址:山东省肥城市石横镇
邮    编:271612
传    真:0538-3692350
邮    箱:sdshtg@126.com
国内材销售电话:
0538-3696666/0538-3692679
出口材销售电话:
0538-3692863/0538-3693237
新闻热线:0538-3692534
行业资讯
赵喜子:新常态下钢铁企业怎么活
发布时间:2015/7/10    浏览次数:3817
  经济学家解释,新常态就是我国经济运行从高速滑下来后,将呈现一个很长时期的中高速或者是中速阶段,这个阶段从去年已经开始。
  去年GDP7.4,今年一季度7,很快到了大家担心的底线。大多数研究机构认为中国今后GDP将在6至7之间,也有认为5至6的,唱衰的也有,认为7至8的也有。不过,真实情况是现在还没探底。
  今年1至5月几个经济数据很不好看,1至5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只有11.4%,其中新开工项目投资只增长0.2%,15年最低;房地产投资增长只有6%,下降10个点;工业增加值低于6%,5月刚到6.1%,仍处于历史低点;消费低迷,4月和5月CPI分别仅为1.5%和1.2%,PPI则连续12个月下降;4月M2余额128万亿元,只增长10.1%,20年最低。
  GDP全年保7有点玄。
  中国经济面临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困难。
  不只我国进入新常态,全球也是新常态,全球复苏继续放缓,最好的美国也在“打摆子”,这就使我国经济变得非常复杂,面临的问题和挑战越来越多。
  就经济形态来说,从高速转换到中高速,其实质就是要用新的平衡替代旧的平衡。但现在这种新的平衡建立不起来,根本原因是供给与需求在总量和结构上的再平衡没有实现。
新常态下,需求侧增速在大幅回落,而供给侧受高速增长惯性思维和银行市场化改革不到位以及地方保护主义等因素的影响,调整速度缓慢。尤其是传统行业,需求大大收缩,而产能继续在高位,形成严重过剩局面。这正是现在面临问题的本质。
  因此,要建立新的平衡,必须压缩、化解过剩产能;如果不压缩,不设法化解,工业企业效益大幅滑坡,最终波及整个经济,引发系统风险,中等收入陷阱跨不过去。为此政府层面决心已下,必须化解过剩产能,并将其作为新常态下基本经济方针。
  钢铁是典型的过剩行业,在十二个传统行业里打头。因其关联度大,所有行业都离不开钢铁,钢铁好与坏,左右都相关,上下都关心,所以大家都拿钢铁说事。众目睽睽之下,钢铁企业在实弹演习怎么活下去。
  其实对于钢铁企业来说,压缩产能是痛苦,不压缩也是痛苦;压缩产能时间过程长,痛苦时间自然也就长;不压缩,低效益,慢慢熬,痛苦时间更长。因此钢铁企业往后怎么活,这话题变得越来越严肃。
  可以说,现在钢铁企业的老板、老总们都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如果我们还停留在高增长的惯性思维中,认为再咬咬牙就可以挺过去,再等几年就可以熬过寒冬,那就错了,春天等不来了。我在今年4月初的石横现场会和4月下旬的中国钢铁规划论坛会上讲过,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现在还不是最严重的时候,最严重时期是十三五末开始。各种因素叠加,未来中国钢铁最多6亿吨就够了,现在8亿多吨,要缩减三成。
  中国钢铁产能和产量去年已经进入峰值平台的弧顶区。2012年以前的10年,中国钢产量增幅一直是两位数,2013年开始陡降至一位数,去年基本是零增长。国内表观消费量从去年开始也下降,今年前5个月下降5.7%,钢产量下降1.34%,均出现负增长,以后将逐年下降。
  今年以来中钢协会员企业开始亏损,民营企业效益也大幅下降。下半年不会比上半年好。全年效益在盈亏线上晃荡。去年行业吨钢利润可以买两斤排骨,今年恐怕一斤筒子骨都买不到。
  当下,抗寒能力较强的企业,在研究怎么活;抗寒能力较弱的企业,在琢磨怎么死。这不是开玩笑,而是真实情况。大势所趋,大浪淘沙,优胜劣汰,一批企业肯定会出局。行业是不会死的,但有的企业要死,这是真理。
  有意思的是,在钢铁企业寒冬的日子里,社会不同层面,对企业关注点开始不一样了。作为企业,在研究怎么活,即使准备退出钢铁,也是换个活法;作为政府层面,在研究企业怎么死,比如环保法,淘汰落后,兼并重组,生产经营规范条件,不得新上钢铁项目,钢铁行业不给新增贷款,抽贷等等,也可以说是在制定负面清单;行业组织在研究企业生生死死,因为行业组织是企业与政府间的桥梁,生死都得关注,都得研究。
  那么,新常态下钢铁企业怎么活?说点个人看法。
  第一、钢铁企业一定要充分认识到“寒冬”时间很长,靠等等不来春天了。宏观经济下行呈趋势性,全球形势复杂多变在催化这种趋势,新常态不可逆,而且时间过程很长。这和中国钢铁1993年至1995年;1998年至2000年;2008年至2010年这三个周期完全不一样,有质的区别,不要以为再等两年寒冬就会过去。要丢掉幻想,求异图变,从我做起,下功夫转型。     
  第二,常说“不唯书、不唯上、要唯实”,现在是特殊时期,钢铁企业要“唯上”。针对目前经济连续下行,中央非常重视,发话“要高度重视经济下行压力”,对此大家要关注。
  现在顶层设计不论作哪个选项,都面临风险,如果强调结构调整,咬紧牙关闯出一条新路,不惧GDP下滑,那么经济就有可能持续下行,最终失速。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必然引发系统风险,结构调整就会成为一句空话;如果保GDP合理区间,增加投资,量化宽松,就有可能形成新的产能过剩,风险未除,只是后延而已。
  顶层设计的最后选项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决定稳增长,增加投资,量化宽松,地方发债,原债务展期,发展直接融资,PPP,金融改革,降准降息,减税,稳出口,稳地产,以及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等。政府层面的这些声音,与钢铁企业息息相关,大家要听,要按上面说的办,把握机遇,适时调整自己的战略安排。
  第三,要拥抱互联网,发展电子商务。现在有不少钢铁企业电子商务已经起步,但仍然有不少企业的经营理念和商业模式落后于时代。发展电子商务,绝不仅仅是为了网上交易,而是发现客户,发现市场,发现价格,与客户联动,为客户服务,倒逼企业品种结构调整,提高质量和管理水平,降低成本,提高效益,变钢铁企业生产商为服务商。在信息时代,钢铁企业一定要搞好“两化融合”,早搞早受益,不搞早晚被淘汰。
  第四,要管理创新。四月初冶金商会在山东石横钢铁开了一个现场交流会,企业老板去的不少,听取并参观了石横钢铁管理创新的经验和做法,引起很大反响。一个没有任何资源优势的300多万吨的普通钢铁企业,吨钢利润高达300元,而行业平均才三十多块钱。与之相同的河北一家钢铁企业,也是遥遥领先于行业平均数,靠的是什么呢?靠管理创新,他们把钢铁生产工序配套的天衣无缝,把各工序产能发挥到极致,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处于完全受控状态。再如,有的企业搞优钢特钢搞的非常好,好在哪里?好在生产组织和在线管理完全按标准化作业,而标准化的内涵是精细化,系统化,规范化。今天召开的论坛会,其实主题也是管理创新。知为先咨询管理公司推行的精业化管理,实质是以人为主线,人财物的有机、系统、规范、可控化运作。
  第五,要走出去。中央“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和国务院前不久提出的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战略安排,为钢铁企业走出去指明了方向。《国务院关于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意见》将钢铁等12个行业作为重点领域予以支持鼓励。现在有部分钢铁企业已经往外走,有的在考虑怎么往外走,势头很好,但也遇到不少问题。但只要方向对头,所在国选准,尽职调查仔细,风险能够掌控,终究能见成效。当年欧、日产能过剩,将他们的装备输送到我国,如今我国钢铁装备已属世界一流,也完全可以输送到国外。但欧、日当年输出战略是以产品出口带动,以产业链输出为目标,对此我们要借鉴。我们既要积极走出去,又要头脑清醒,在开始阶段一定要把规避风险放第一。
  第六,环保要达标。
  第七,收缩战线,不乱铺摊子,管好钱,现金流不能断。特殊时期,政府和行业组织要设法引导钢铁企业控制钢产量,这比压缩产能管用。
  第八,政府对钢铁行业不能只研究企业怎么死,还要研究怎么活。就像前不久矿石征税从量改为从价,工业用电价格调整等政策,给企业带来了好处。又如发展直接融资,重振股市,企业融资成本降低了。当然,没有上市的企业反而融资成本贵了,因为钱流到股市多了,流到其他地方就少了。当前,为缓解钢铁企业压力,应继续鼓励产品出口,不要过分担忧反倾销。在融资政策方面,不能一刀切,该增加贷款的应该提供贷款,特别是节能环保贷款,对钢铁企业不能好坏不分一律停贷和抽贷。在联合重组退出通道方面,政策设计应可操作,能落到实处。钢铁企业走出去应给予金融支持,国企民企要一视同仁。
赵喜子在2015钢铁企业精益管理论坛会议上的讲话  2015年6月24日
 
上一篇: 沈文荣:转型升级须走自己的路     下一篇: 钢价“下跌不见底”的窘势仍在持续

版权所有:石横特钢集团有限公司  鲁公网安备 37098302000084号
地址:山东省肥城市石横镇 邮编:271612 电话:0538-3692222 传真:0538-3692350 电子邮箱:sdshtg@126.com